北汽新能源高端市場出師乏力 前三季度公司營收同比下降78.16%

2020-12-08 15:50 來源 : 投資者網

???????原標題:北汽新能源高端市場出師乏力 押注換電模式苦樂不均

  繼首款高端量產車上市不久,北汽藍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“北汽藍谷”,600733.SH)下屬高端品牌ARCFOX近期又推出了旗下首款中大型轎車——ARCFOX αS。

  財報顯示,2018年7月,北汽藍谷通過重大資產重組,置入北汽新能源100%股權,主營業務由房地產銷售變更為新能源汽車。截至目前,北汽藍谷的主營資產及業務仍由北汽新能源構成。

  

 

  來源:公司財報

  早前,北汽新能源主打旗下低端車型EC系列,曾連續多年位居純電動汽車市場第一。不過,隨著新能源補貼政策收緊及車輛質量問題頻出,北汽新能源品牌形象日趨下降。在此情況下,北汽藍谷于2019年正式推出了高端品牌ARCFOX,而早在2016年該品牌便已成立。

  高端化轉型前途未卜

  根據官網介紹,ARCFOX是北汽藍谷與麥格納國際、華為等巨頭聯手打造,主打中高端純電動汽車市場。根據規劃,ARCFOX αS計劃在2021年初正式上市。

  在此之前,ARCFOX今年的首款車ARCFOX αT已于10月下旬正式上市,自9月26日開啟預售,指導價為24.19萬-31.99萬元。而10月銷量數據顯示,ARCFOX αT一個多月來的預售訂單和實際銷量合計僅為336輛。

  今年以來,國內傳統車企在新能源高端化布局上動作頻頻。上汽榮威品牌在今年4月份推出了全新新能源序列R標,R標旗下首款純電動車ER6已于8月份上市;比亞迪首款起售價超過20萬元的電動車型漢EV也在7月份上市;同在7月份,東風發布了高端電動品牌嵐圖。

  有行業專家分析稱,隨著消費升級深入,近年來傳統車企向上突圍已不是新鮮事,高端化一直是中國品牌市場突破的重點。而北汽新能源由于此前更多專注低端車型,再加上高額的政府補助加持,錯過了向中高端化轉型的窗口期。

  對此,《投資者網》詢問銀河證券分析師李澤晗,其表示,車企選擇高端化轉型或是無奈之舉。因為電動車的成本很高,如果廠家一直做低端車就只能吃國家補貼,而未來兩年國家補貼就取消了,所以車企想保持較高的毛利率就要造高端車。

  同時,上述分析師表示,“目前國內自主品牌的市場份額正向前十家品牌靠攏,像5年前十家品牌新能源車的市場份額在50%左右,而去年則約70%。”隨著高端車型向頭部企業集中的現象越來越明顯,頭部企業的優勢正逐漸擴大,北汽藍谷或仍面臨較大困境。

  銷量斷崖式下滑

  北汽藍谷披露的數據顯示,今年10月,子公司北汽新能源銷售新能源車2037輛,同比下降76.32%,前10個月累計銷售23123輛,同比下降78.39%。乘聯會相關數據則顯示,新能源汽車行業已開始復蘇,10月新能源乘用車銷量13.4萬輛,同比增長達1.12倍;今年累計銷量73.5萬輛,同比下降9.1%,降幅持續縮窄。

  據業內統計,上汽通用五菱、比亞迪、長城汽車和廣汽等傳統車企的新能源汽車銷量進入前十榜單,特斯拉以及國內新勢力蔚來汽車、理想汽車和小鵬汽車也榜上有名,進榜車企月銷量從3000輛到3萬輛不等。

  事實上,北汽新能源也曾有過輝煌的銷量成績,2017年公司汽車銷量10.3萬輛,2018年銷量15.8萬輛,2019年銷量15.06萬輛,基本保持月銷超萬輛的平均水平,但到了2020年,銷量便出現斷崖式下滑。

  對此,有分析人士認為,主要是起初在政策推動下,北汽新能源致力于網約車、出租車及出行市場大肆擴張,并未注重發展個人終端用戶的產品銷售,如今B端市場受多重因素影響嚴重萎縮,而北汽新能源在個人終端的銷售占比很小,因此導致銷量陷入困境。

  另一方面,或由于自身品質問題,北汽新能源匯聚的產品問題頻頻發生。此前,由于旗下新能源車3個月內發生“四次自燃”,北汽新能源一度被推至輿論的風口浪尖。

  《投資者網》梳理資料發現,除了車輛自燃,北汽新能源旗下車型還曾被投訴存在動力電池故障、剎車失靈、充電故障、銷售欺詐等質量問題及相關售后問題。

  

 

  來源:車質網

  業績過度依賴補助

  對于北汽集團的新能源戰略,原董事長徐和誼早在2018年年底就有所透露:2020年,北汽在北京地區停售燃油汽車,2025年,北汽在全國市場全面停止銷售燃油汽車。

  而在過去兩年中,北汽藍谷卻一直依賴政府補助擺脫虧損。2018年、2019年,公司的歸母凈利潤分別為7328.99萬元、9201.1萬元;扣非凈虧損則分別為7.29億元、8.74億元。其中非經常性損益中政府補助的金額分別達約9.18億元、10.42億元。

  今年以來,受補貼大幅縮水等因素影響,北汽藍谷的業績也一路滑坡。據悉,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營收為39.22億元,同比下降78.16%;凈利虧損達28.84億元,而上年同期虧損3.13億元;而扣非凈虧損則高達31.09億元。

  從毛利率來看,北汽藍谷今年前三季度的毛利率為-10.81%,過去兩年則分別為11.8%、9.3%,為同行業中毛利率少數為負的企業之一。對此,《投資者網》曾向北汽藍谷董秘發送調研函,然而至今未獲回復。

  與此同時,公司的經營性現金流亦不樂觀。自2017年以來,北汽藍谷的經營現金流就開始大幅流出,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分別為-43.27億元、-35.14億元、-63.78億元及-72.27億元。

  在此期間,公司高層的人事變動也時有發生。2019年至今,北汽藍谷先后歷經了3次總經理變更。9月12日,公司原董事長徐和誼因工作原因,向董事會提出辭去公司第九屆董事會董事長等職務。9月30日,姜德義先生接任公司董事長。

  換電風口仍未到來

  在此背景下,北汽藍谷開始全力布局新能源車換電模式。 “續航難”、“充電難”一直是行業頑疾,換電模式可以一定程度上緩解這一難題,不過由于種種原因,該模式一度沉寂。今年在政策推動下,換電模式再度成為市場焦點。

  此前4月,國家發布的相關政策提到,新能源乘用車補貼前售價須在30萬元以下(含30萬元),而“換電模式”車輛不受限制。11月2日,國務院發布的《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(2021-2035年)》提出,要“加快充換電基礎設施建設,鼓勵開展換電模式應用”。

  受此影響,北汽藍谷股價自11月以來持續飆漲。12月3日,北汽藍谷曾創出年內新高10.54元/股,不過次日股價便慘遭跌停。截至12月4日,北汽藍谷今年以來漲幅達57.19%,近一個月漲幅達32.66%,而同期滬深300指數漲幅分別為23.66%、5.24%。

  

 

  來源:股價圖

  作為最早布局換電業務的車企之一,目前,北汽藍谷的換電模式已在北京、廈門、蘭州、廣州等19座城市投放了超過20000輛EU300換電版出租車,并已累計建設換電站超過247座,總換電次數已高達490萬次以上。

  不過據不完全統計,北汽藍谷今年截至目前銷售的2萬多輛新能源車、2019年銷售的逾15萬輛新能源車,以及2018年銷售的10萬輛新能源車等幾十萬輛汽車,基本都是普通充電模式,并不與該換電模式兼容。

  對此,李澤晗對《投資者網》稱,換電業務如今做出來的只有蔚來,但是換電模式也有瓶頸,比如電池的儲存等問題。如今行業標準未統一,鋪設成本高昂,換電模式的大規模應用以及真正的風口或仍未到來。

  此前的8月3日晚間,北汽藍谷披露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,擬發行不超過10.48億股股份,募資不超過55億元,用于旗下子公司北汽新能源ARCFOX品牌高端車型開發及網絡建設、5G智能網聯系統提升、換電業務系統開發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。

  而在此前,北汽藍谷曾經多次舉債。1-6月,公司發布了一期利率為3.6%的中期債券10億元和利率3.2%及2.76%的兩期超短期債券25億元;6月18日,公司又宣布公開發行本金總額不超過30億元的公司債券。

  在行業競爭日益激烈的大環境及自身資金緊張的約束下,北汽藍谷高端市場之路是否好走?

(^ω^)MG野性孟加拉虎登陆 三国麻将完美硬盘版 浙江福利彩票 竞彩篮球大小分算加时吗 cba比分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规则 上游棋牌app qq游戏天津麻将辅助 双色球红号尾数分布图 白小姐论坛资料诗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直播 北京赛车彩票计划公式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双色球 体育彩票比分算加时赛吗 期货交易技巧平台 冰球突破豪华版这么玩 广东闲来麻将群怎么加